犯罪类型works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犯罪类型 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帮信罪)定罪量刑

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帮信罪)定罪量刑

来源:荆州刑事律师   网址:http://www.jzxsbh.com/   时间:2021-04-25 16:04:59

分享到:0

前言:基于全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日益严峻,赌博、开设赌场等传统犯罪也开始向互联网领域发展,严重破坏了网络秩序,给网络空间治理带来很大难度。非法开办银行卡、电话卡是相关违法犯罪活动的重要基础,社会危害性极大。为此,2020年10月10日,国务院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召开,会议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断卡”行动,严厉打击整治非法开办、贩卖电话卡银行卡等违法犯罪。

从“断卡行动”开始至今,笔者已办理四例“涉卡”网络犯罪的案件,其中三例涉嫌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一例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本文中笔者将针对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这一罪名结合相关法律规定、司法解释及同类判例与各位读者分享探讨,不妥之处敬请斧正。

  • 何为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

《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 【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或者提供广告推广、支付结算等帮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有前两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理论认知

(一)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属性是帮助行为正犯化

首先,本罪具有帮助犯的属性。

1、从客观方面看,本罪要求行为人为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等网络帮助行为。

2、从主观方面看,本罪同时要求行为人在实施网络帮助行为时,“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由此可见,本罪的行为从属于正犯的行为,具有帮助犯的属性。

其次,本罪的行为虽与正犯的行为侵犯了同一法益,将帮助行为纳入正犯罪名中构成共同犯罪即可,无须单独成罪,但是由于网络犯罪具有空间虚拟性的特点,行为主体之间的意思联络具有不确定性,将网络犯罪帮助行为单独成罪,有利于及时打击犯罪,维护网络秩序。

最后,本罪第三款规定了“有前两款行为的,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该规定说明网络帮助行为既可构成本罪,也可构成其帮助的正犯罪名。

综上,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是基于网络犯罪的特殊性,将网络犯罪帮助行为单独规定为犯罪,其属性应为帮助行为正犯化。

(二)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是独立的罪名

基于本罪的帮助行为正犯化的属性,本罪不依附于正犯罪名而存在。同时根据《刑法》的规定,本罪是一个独立的罪名,在司法实践中可独立适用。

1.本罪具有独立完整的构成要件。《刑法》规定了本罪的犯罪客体为网络管理秩序;本罪的客观方面为行为人实施帮助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的行为;本罪的主观方面为应当明知他人利用好信息网络实施犯罪而提供帮助;本罪的主体为自然人和单位均可构成本罪。

2.本罪有自己独立的量刑标准。一个罪名想要成为独立罪名,不仅需要由独立完整的构成要件,还要有独立的量刑标准。根据《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第一款的规定,构成本罪,处三年以下有期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单处罚金。该款规定表明了本罪对行为人的帮助信息网络犯罪行为有独立的罚则,对行为人可以进行独立的惩戒,不要依附于任何其他罪名。独立的量刑标准的规定是本罪成为独立罪名的重要方面。

三、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相关认定标准

(一)主观上“明知”的认定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非法利用信息网络、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为他人实施犯罪提供技术支持或者帮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行为人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但是有相反证据的除外:

(一)经监管部门告知后仍然实施有关行为的;

(二)接到举报后不履行法定管理职责的;

(三)交易价格或者方式明显异常的;

(四)提供专门用于违法犯罪的程序、工具或者其他技术支持、帮助的;

(五)频繁采用隐蔽上网、加密通信、销毁数据等措施或者使用虚假身份,逃避监管或者规避调查的;

(六)为他人逃避监管或者规避调查提供技术支持、帮助的;

(七)其他足以认定行为人明知的情形。

(二)“情节严重”的认定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非法利用信息网络、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 :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帮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为三个以上对象提供帮助的;

(二)支付结算金额二十万元以上的;

(三)以投放广告等方式提供资金五万元以上的;

(四)违法所得一万元以上的;

(五)二年内曾因非法利用信息网络、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危害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受过行政处罚,又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的;

(六)被帮助对象实施的犯罪造成严重后果的;

(七)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实施前款规定的行为,确因客观条件限制无法查证被帮助对象是否达到犯罪的程度,但相关数额总计达到前款第二项至第四项规定标准五倍以上,或者造成特别严重后果的,应当以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

 

 

四、大数据检索及相关判例

从上方的年份分布可以看到,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案例数量于2020年急速增长。

 

 

程序分类

从上面的程序分类统计可以得出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下当前的审理程序分布状况,其中一审案件有1531件,二审案件有52件,并能够推算出一审上诉率约为3.40%。该罪名的上诉率极低。

 

二审裁判结果

通过对二审裁判结果的可视化分析可以看到,当前条件下维持原判的有23件,占比为44.23%;撤回上诉的有18件,占比为34.62%;其他的有4件,占比为7.69%。

 

  1.  

主刑

通过对主刑的可视化可以看到,当前条件下包含有期徒刑的案件有166件,包含拘役的案件有25件,包含无期徒刑的案件有1件。

其中包含缓刑的案件有67件;免予刑事处罚的案件有1件。

附加刑


案例 郑某某诈骗案

1.基本案情:

2019年7月,被告人郑某某明知他人(身份未核实)欲实施网络诈骗行为,仍向其提供U盾、手机、电话卡、微信号等专门用于诈骗犯罪的工具,获利价值12000元的手机充值卡和现金9500元。

2.裁判观点:

关于本案的定性。在案证据仅能证明被告人郑某某在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诈骗犯罪的情况下,为该犯罪活动提供通讯传输技术支持和支付结算工具,并不能证明郑某某针对本案涉及的诈骗犯罪与他人存在意思联络,也不能证明郑某某实施了诈骗行为。郑某某的行为系为他人实施信息网络犯罪活动提供了帮助,符合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构成要件,公诉机关指控郑某某与他人结伙共同实施诈骗犯罪,事实不清,没有达到证据确实、充分,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明标准,该指控罪名不当,应予纠正。被告人郑某某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诈骗犯罪,为该犯罪活动提供U盾、手机、电话卡、微信账号等通讯传输技术支持和支付结算帮助,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

3.判决结果:

被告人郑某某犯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笔者认为,办理此类案件必须明晰本罪与被帮助者涉嫌罪名的界限。主要是通过分析帮助者与被帮助者之间的行为以及是否存在通谋,来明晰本罪与他罪的界限。

1.帮助者与被帮助者是否有共同的行为。即帮助者是否实施了与被帮助者相同的行为,这是判断帮助者是否构成被帮助者涉嫌罪名的最直观的依据。如果帮助者实施了与被帮助者相同的行为或者侵犯了共同的法益,则二者才可能成立共同犯罪。

2.帮助者与被帮助者是否有通谋。这是本罪与他罪的最大的界限,是区分本罪与他罪最重要的方面。第一,通谋是判断共同犯罪是否成立的重要方面。通谋,即意思联络,在此处是指帮助者与被帮助者是否就犯罪行为进行了意思联络。在网络犯罪中,帮助者虽然明知被帮助者正在实施犯罪行为而提供了帮助,但被帮助者可能并不知道帮助者提供了帮助或者二者虽然都知道彼此的存在但二者并没有意思联络,无意思联络不能认定为共犯。此时宜认定为本罪而非被帮助者涉嫌的罪名。

 

附:高频法条

此处统计了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案件中所有被援引的高频法条,其中,高频实体法条见下表:

序号

法规名称

条目数

引用频次

1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六十四条

1075

2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第一款

945

3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六十七条第三款

919

4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五十二条

714

5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五十三条

524

6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

497

7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

394

8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六十七条第一款

344

9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七十二条第一款

260

10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七十二条第三款

232

11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七十三条第三款

219

12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七十三条第二款

187

13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二十七条

158

14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六十一条

125

15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二十六条第一款

123

16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七十二条

113

17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二十六条第四款

102

18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五十三条第一款

89

19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六十五条第一款

80

20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7修正)

第四十七条

73

 

笔者办理的部分刑事案件:

(因篇幅有限,仅列举近年来办理的刑事案件,以下当事人均为化名)

  1. 王某保险诈骗案(涉案金额近20万,经辩护最终判缓)
  2. 李某某诈骗案(缓刑)
  3. 王某某寻衅滋事、强迫交易案(定性为涉恶,最终数罪并罚仅判处一年左右)
  4. 石某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涉公民信息条数一百多万条,检察院量刑建议6年,经辩护最终仅判处3年)
  5. 王某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正在办理,已取保,争取不起诉)
  6. 陈某某非法经营案(倒卖汽油、采油,介入后办理取保,目前已取得检察院缓刑的量刑建议)
  7. 张某某诈骗案(介入后变更罪名为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已办理取保)

      作者:陆君恒达法律服务团队杨友元、李颖律师

联系我们contact

more

  • 杨友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13797528252
  • anysfamily@163.com
  • 湖北荆州庄王大道6号绿地铭创写字楼17楼